自那可怕的人造之神在白水河盡頭化為海妖的食糧,時間已經過去月余,萬物終亡會的墳頭草,也差不多有百米高了……

    這從各種意義上都挺符合現實的。

    貝爾提拉看起來已經蘇醒,但她毫無疑問已經不再是個正常的人類——她的身體和這株巨大無比的樹木融合在一起,從里到外都已變異,這影響到了她的思維和語言能力:當她開口說話的時候,一種低沉嘶啞的聲音混雜在她的嗓音中,她的語速很慢,表情呆滯,這都讓人忍不住聯想到植物。

    高文看著她,雖然眼前的情況有點超出他最初的設想,但他終歸是有了和這位“舊相識”正面交談的機會:“這樣的局面令人遺憾,貝爾提拉——你有什么想跟我說的么?”

    貝爾提拉靜靜地看著高文,沉默兩秒之后才慢慢說道:“域外……游蕩者。我想跟你私下談談。”

    高文皺了皺眉,短暫思索之后對身旁吩咐道:“你們先到大廳外面警戒。琥珀,你也去。”

    “你確認?”琥珀立刻睜大眼睛,“這個女人現在看著可詭異得很,說不準她有什么陰謀詭計……”

    “再有什么陰謀詭計,以她現在的模樣恐怕也用不出來了,”高文擺了擺手,“放心吧,我自有分寸——我很好奇她到底想說什么。”

    琥珀想了想,無奈地表示同意,一邊答應著一邊帶人向外退去:“好吧,你小心點。”

    很快,大廳中的士兵便在琥珀的帶領下退到外面,巴德也一并離開了這里,當現場只剩下高文自己和一個半植物狀態的貝爾提拉之后,他輕咳了兩聲:“咳咳,你有什么話現在可以說了。”

    看著很淡然,但實際上高文心里還是有一點緊張的——每次和七百年前的“舊相識”見面他都會謹慎起來,因為他畢竟是占據著一副不屬于自己的軀體,而七百年前的“舊相識”們可是認識高文·塞西爾本人的。

    他第一次在這方面緊張是見到索爾德林,再然后是見到索尼婭,但那兩位都沒給他帶來太大壓力,畢竟索爾德林的性格并不算太細致,而索尼婭的主要精力都放在催索爾德林結婚上,可眼前的貝爾提拉就不一樣了——天知道這個背了一堆秘密的女人在察覺高文·塞西爾體內有另一個靈魂之后會冒出什么主意……

    高文心中迅速盤算著,但當貝爾提拉開口的一瞬間,他的盤算就都停了下來。

    “你到底是誰?”

    貝爾提拉緊緊盯著高文的眼睛,臉上表情前所未有的嚴肅,語氣中夾雜著十足的謹慎和冷意。

    高文心中瞬間提高了警惕,但他臉上的表情毫無變化:“這話什么意思——你還認不出我了么?”

    “……不必多費功夫,我知道你不是高文·塞西爾,”貝爾提拉仍然死死盯過來,“域外游蕩者……你到底是什么?為何占據這具軀體?”

    她已經不再用“是誰”來詢問,而干脆用“是什么”這樣的詞句了。

    在聽到域外游蕩者幾個單詞之后,高文就放棄了繼續用這幅軀體的身份和對方交流的念頭。

    夢境中的貝爾提拉應該只是眼前這個貝爾提拉潛意識中的一小部分,缺乏必要的記憶和后天的智慧,而眼前這個忽悠起來可就不那么容易了。但也沒什么關系,敞開來說話反而不必花費心力考慮自己的“角色”,倒也樂得輕松。

    “你是從哪里聽到‘域外游蕩者’這個說法的?”他隨口說道,“那些永眠者么?”

    “看樣子你很清楚永眠者給你起的名字……”貝爾提拉聲音低沉地說道,“我是從他們那里知道了你的真身,但早在那之前,我就知道你不可能是高文·塞西爾,而只是一個竊取了他身體的外來靈魂。”

    高文眉角微微揚了一下:“你這話什么意思?”

    貝爾提拉嘴角似乎露出了一絲譏諷:“高文·塞西爾不可能復活,我比所有人都清楚這點。他的靈魂早已枯竭,躺在南境鐵棺中的,只是一具無魂的軀體,或許這具軀體在元素祝福的情況下不會腐朽,但死而復生……絕無可能。”

    高文難以抑制地微微張大了眼睛。

    這是從他揭棺而起以來,第一次從旁人口中聽到關于自己復活秘密的情報,雖然只是只言片語,但有一點毫無疑問……眼前這個貝爾提拉,知道一部分真相!!

    “高文·塞西爾的靈魂枯竭?為什么這么說?你都知道些什么?你知道他復活的安排?”

    然而貝爾提拉卻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啊,域外游蕩者……你也是有好奇心的,但我憑什么把一切都告訴你?”

    高文靜靜地看著貝爾提拉,看著對方有恃無恐的模樣,或者說已經放棄生死的模樣——自己哪怕一劍砍過去應該也是沒用的。

    沉吟片刻之后,他開口打破沉默:“那么等價交換——你有什么想從我這里了解的?”

    “域外游蕩者,還是那個問題,”貝爾提拉慢慢說道,“你為何占據這具軀體?”

    高文認真思索起來。

    對方顯然是了解一部分有關域外游蕩者的情報的——這個由高文親手打造出來的唬人身份,經過永眠者腦補專家團的后期加工,再加上一點點網絡討論的發酵之后,傳到貝爾提拉耳中的應該是個更加詭異又危險的版本。

    現在最佳的選擇似乎就是在這個身份上找個切入點,讓交談繼續下去。

    他低頭盤算著自己該立個怎么樣的“人設”,盤算著什么樣的“人設”能動搖貝爾提拉這個被扭曲了信仰的德魯伊,思緒轉的飛快。

    這似乎并不困難,因為……“域外游蕩者”這個身份雖然有點唬人,但也不能說完全是假的。

    他確實是個異界游蕩而來的靈魂,確實是占據了別人的軀體,他確實自星空“降臨”,而且在這個世界進行了超大規模的搞事。

    他只不過沒有像那些cg短片里提到的那樣開著巨大機器人拯救世界,或者領著一幫五十塊錢的好兄弟搞星際除蟲罷了,而這些細節問題此刻并不重要。

    盤算中,他已經有了成熟的腹稿。

    “看樣子我們這些‘旅行者’給你們帶來了很大的壓力,”他抬起頭,臉上帶著輕松淡然的表情,“我不知道那些永眠者是怎么對你描述我和我的族群的,但我可以保證,我對這個世界并無惡意。”

    貝爾提拉皺起眉,顯然是在認真聽著高文的話,同時也滿心疑慮。

    “我們是個充滿好奇和行動力的族群,也有著各種各樣的行事風格和嗜好,但就我個人而言……”高文繼續說著,一邊觀察貝爾提拉的表情一邊微微笑了一下,“我只是對你們的文明恰好產生了那么一點興趣。或者嚴格來講,是你們這一季的文明。”

    貝爾提拉果然忍不住開口了:“我們這一季的文明——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或許是變成半植物之后還不適應自己新的“軀體”,貝爾提拉對自己表情的控制總是有些疏漏,高文觀察著她細微之處的表情變化,一點點引導著這個頗需要演技的話題:“看樣子,你也知道你們這個世界曾經發生過文明交替?”

    貝爾提拉沉默了幾秒鐘,低聲說道:“……我們確實發現了蛛絲馬跡。”

    就如高文所料的那樣,知曉眾神部分真相,知曉部分忤逆計劃,甚至本身都在延續忤逆計劃的萬物終亡會,對這個世界發生過的文明交替和毀滅重生現象是有一定了解的。

    “文明交替……這是一個漫長的觀察過程,”帶著淡然的表情,高文繼續說道,“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我都只是在觀察而已,在一個很高的地方,你們大概無法理解那個視角——我看著這片大地上出現一個又一個王國,冒出一個又一個英雄,誕生一段又一段傳奇,戰爭,繁榮,興盛,死去,光輝燦爛之后又迅速熄滅……百萬年來,這片大地上都沒有什么新鮮事,哪怕巨龍偶爾掠過大地,也只不過是無聊觀察中微不足道的小插曲。

    “但讓我驚喜的是,在這么多起起伏伏的文明中,突然跳出了一簇有趣的火花……就是你們這一季。

    “并不怎么強大,甚至是缺陷重重,但卻有著格外令人驚異的勇氣,以及生存下去的韌性。當那場魔潮到來的時候,我以為你們會很快死去,就像之前的許多季文明一樣,迅速且安靜地倒下,接受既定的命運,但你們竟然活了下來。

    “你們不但活了下來,而且我還驚訝地發現……你們竟試圖對抗遠比你們強大無數倍的神明,而且付諸了行動。

    “百萬年來,這是我看見過的最不可思議的事,這真的令人驚喜,但驚喜之余,你們這一季文明卻又岌岌可危……膽子很大,卻難以面對接下來的挑戰。

    “坦白來講,我覺得這挺遺憾,所以我就下來了。”

    高文不緊不慢地說完,面帶微笑地看著貝爾提拉的眼睛,坦坦蕩蕩。

    畢竟,他說的幾乎全都是真話,只是在事實的基礎上做了一點小小的語言加工。

    而這些話對一個經歷過信仰扭曲的人而言應該非常管用。

    貝爾提拉臉上的表情變化了好幾次,她幾次張嘴但又幾次停下,最后在一段很長的沉默之后,她才終于開口:“所以,在這片土地上發生的一切,都只不過是你漫長生命中的一次余興節目?那你們‘域外游蕩者’本質上是什么?另外一種神明么?”

    “別誤會了,‘域外游蕩者’是你們擅自起的名字,我更愿意把自己稱作旅行者,而旅行者對自己的每一段旅途都是認真對待的,”高文繼續說著真話,“至于神明……說實話,我也挺好奇你們這個世界的神明到底是個什么東西,對祂們進行研究是我最近興趣最大的工作。”

    貝爾提拉的表情似乎沒什么變化,但高文知道,自己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有效的。

    同時他也有一種說不出的輕松——有些秘密在他心里藏了太久,今天竟然在一個如此意外的情況下得到了說出口的機會,開口之后的這種輕松是他未曾想過的。

    貝爾提拉從一開始就知道高文·塞西爾不可能復活,在她面前,高文可以坦然承認自己是一個外來的靈魂……盡管他現在已經完全接受了高文·塞西爾的身份,甚至在接受記憶傳承之后已經從某種意義上成為真正的“高文·塞西爾”,但如果有這么一個機會,讓他可以拋開這個身份去講話,這感覺還挺不錯的。

    貝爾提拉再次開口了,她似乎終于被高文的言語影響,相信了眼前這個“域外游蕩者”的動機,并順著這個話題問道:“你為什么會選擇那個已經衰微到近乎覆滅的塞西爾家族,而不是更便于你展開抱負的強盛勢力?”

    高文嘴角的微笑僵硬了那么片刻。

    廢話,他沒得選啊!

    但凡從衛星上下來的時候能做出點操作,他也肯定會好好選個正常難度的開局的——哪至于鉆進一口鐵棺材里面,爬出來的時候還得被一個鐵頭傻狍子敲一棍子,然后鉆出墳就是個“你基地被偷了”、“你復活虛弱了”、“你盾牌都被人扒了”、“而且你上個版本還白打了”的地獄模式!

    但這些話不能從一個強大神秘的“域外游蕩者”嘴里說出來。

    所以他只能保持著得體而且高深莫測的微笑,坦然回應貝爾提拉的疑問:

    “因為……這樣比較有成就感。”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黎明之劍》之 第七百一十三章 說真話是作者遠瞳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黎明之劍》之 第七百一十三章 說真話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黎明之劍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遠瞳寫的《黎明之劍》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黎明之劍》之 第七百一十三章 說真話是作者遠瞳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黎明之劍》之 第七百一十三章 說真話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黎明之劍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遠瞳寫的《黎明之劍》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黎明之劍最新章節- 黎明之劍全文閱讀- 黎明之劍txt下載- 黎明之劍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科幻小說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第七百一十三章 說真話】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黎明之劍】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黎明之劍》書迷評論

  • 同事的謊言最新章節

        羅恨天伏在樓頂陽臺的磚石邊緣之上,雙手青筋暴起,命懸一線,他驚慌地說不出來話來。而虞譽認為此事不關己,可以高高掛起,便沒有救他?而二人的關系頗為復雜,他們曾是同事,又似乎是朋友,又好像是情人?這當中到底發生了什么? 這一切的答案還得從虞譽第一天進入客戶酒店開始說起。而隨著虞譽待在客戶酒店的日子越來越長,便發現其中許多骯臟不堪的秘密,輕則讓人身敗名裂,重則招來殺身之禍。虞譽一直三緘其口,他還以為他自己只是個局外人,沒想到三番四次被卷入其中,最后即使殺人自保也在所不惜? 后來,他結識了新的男朋友,可沒想到竟是偽裝的惡魔來復仇,同時也牽出羅恨天死亡的真正原因?

  • 金銅煙雨最新章節

        《金銅煙雨》以歷史時代下綠源鎮銅礦人的生存記憶為背景,金鈴兒等幾個年輕人走出學校大門,懷著滿腔青春的熱血,承載著建設新中國的歷史史命踏入大山進行銅礦地質勘探,從此,與大山深處的銅礦同呼吸共命運,成為了新中國成立后的第一批銅礦人。他們短暫的一生經歷了大煉鋼鐵銅的全過程,驗證了文化大革命的切身洗禮,投身到了八字方針的燃情歲月,最終,也面臨了企業改制的危機,而他們的兒女又注定將在父母經歷的命運中繼續尋找生機。小說再現了銅礦人在艱苦的日子里始終保持的堅毅品質,在暗淡的歲月里展現出的人性光輝,在多難的命運里演繹的浪漫情懷和血色愛情,友情與愛情重合,親情與人情共生,是一部具有現實主義和傳奇色彩的主旋律作品。

  • 鳳主天下:庶女很囂張最新章節

        執行任務失敗,落水的她在架空大陸中重新醒來,一朝性格大變,身負絕技卻拖家帶口,無意中吸引的小少爺,歡喜冤家的神偷,倨傲矜持的皇子殿下……忽然之間就都圍了上來;突如其來的案件,莫名其妙的天女,一場驚世的陰謀……她似笑非笑的表示:一個都不稀罕!找找好友,養養胞弟,安穩過好自己的小日子。

  • 我曾擁有你,真叫人心酸最新章節

        第一次,我趁他雙腿不便主動坐了上去。第二次,他把我困在醫院的角落從背后強迫我。因為誤會結婚,兩年來卻幾乎形同陌路。我想逃,他卻不放手。一日,我被逼到墻角,低聲求饒,“這里真的不行。”他譏諷的對著我笑,“那沙發廚房陽臺行不行?”

  • 冥婚強娶:鬼夫,夜未眠最新章節

        “活人和死人,你選擇誰?”“活人。”她毫不猶豫。一場“未婚夫”的現場秀,她反悔了。“我和他,二選一?”他危險的低頭,冰涼的牙齒刺進她的肌膚。“鬼都是不能人道的,我想換個活人!”于是,他身體力行讓她夜夜感受了他到底是行還是不行。“我抗議,我要雙休!”“為夫滿足夫人愿望,給你雙修!”

  • 九陽絕魂最新章節

        【玄幻熱血爽文】一塊神秘的九陽玉墜,一道驚世的九陽絕魂。少年陌天,自此踏上修煉大道。管你是天之嬌子,上古遺種,還是絕世大帝,太古神魔。逆我者,統統煉化!一個注定不平凡的小子,以無上絕魂凝聚九陽霸體,橫掃諸天萬界,一念碎蒼穹,一語鎮萬古,談笑之間定乾坤,最終譜寫出一個只屬于他的神話時代。

  • 護花近衛最新章節

        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
        任何擋道者,干掉!
        任何情敵,更要干掉!
        當浪蕩與純情相融,誰可擋云戰無敵的魅力?
        看云戰如何坐擁美人和財富,譜寫人生傳奇……

  • 鬼語者歷險記最新章節

        小四爺(小不點),得鬼語者四爺相助,傳承了華東鬼語一脈。戎馬一生,探險不止。為尋鬼爺身死之謎,初探楚王負芻王陵,尋楚國寶藏,又踏足西域古國,校園詭事,歷經官場風波,更是漂洋過海,踏遍熱帶雨林,逃脫狂野非洲叢林,一路上險之又險,艷遇不斷。【超長篇連載巨作】
        (鬼迷)群:

  • 陌上花開遲遲歸最新章節

        江爾爾回家路上,不小心撞在了本校醫學院大神林青陽身上,林師兄研究課題小組請江爾爾做助手,江爾爾開始了被全校女生羨慕嫉妒恨的打工生活。江爾爾偶遇沈浩初,沈浩初被江爾爾一碗素面溫暖,在與教授研究江城望族沈家園林時,意外發現沈浩初竟是神秘的沈家后人,命運的轉盤開始啟動,江爾爾表示桃花樹下有風險,壓力山大有沒有.......

  • 六道犁天最新章節

        一片荒蕪的世界,一片殘破的大陸,昏暗、陰森、鬼魂成了這里的主格調……重塑肉身,沖破牢籠。三花聚頂,五氣朝元,是每個鬼魂對接命運的抗爭!陰間真是靈魂的虛擬之地嗎?六道不公,干翻六道,仙佛失準,便登須彌踏三清,指仙問佛,世間可還有凈土?

  • 重生修真在都市最新章節

        【日更萬字,熱血暴爽】攜帶八百年修真記憶,重生回歸都市,這一世,定要執掌乾坤,碾壓一切!

  • 王者之拯救世界最新章節

        一次陰差陽錯,地球上最強的王者榮耀玩家葉鴻,居然穿越到了王者大陸,并且同時獲得了李白的傳承,然而王者大陸,一場波及全宇宙的風暴即將掀起,而只有葉鴻因為特殊原因,居然能夠學習所有的英雄傳承,這樣,拯救世界的重任,就被葉鴻扛起,看榮耀王者在王者大陸如何拯救世界,要么成神,要么入墳!

  • 虛空九重最新章節

        九重天上恒河星漢,閃爍的是無窮的榮耀和尊貴。玄黃界下萬物生靈,吶喊的是無奈的卑微與嘆息。逆轉天地,翻轉尊卑,到底需要怎樣的神器仙法?浮沉于玄黃世界,追逐于四海八荒,對于李林來說也許只是在尋找一個終極的答案。

  • 娘子快跑,挖墻腳的又來了最新章節

        蘇掌柜貌美如花,為了妹妹周旋商賈,一把年紀還未出嫁。  他哀嘆:“你這般斤斤計較、撒潑成性,小心嫁出去!”  “無妨!出家人挺受歡迎。”  “聽說年紀大了太操勞容易英年早逝。你若早逝,你妹妹和店鋪怎么辦?”  “昨天隔壁老王貌似又來提親了。”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嫁隔壁老王不如嫁我,此后我的便是你的,你的還是你的。”  白賺?  蘇掌柜:“成交。”

  • 漫威中的超神學院最新章節

        作為超神學院世界最后的希望,陳淵決定將拯救世界的擔子壓在自己身上,而非是別的什么身上    烈陽星的科技與蟻人的皮姆粒子結合是否可以創造出隨身可以攜帶的縮小版本太陽?    雷神的基因與超神學院的造神工程結合是否會突破神體的限制?    至尊法師所掌握的魔法是否可以用科學解析?    陳淵并不確定,不過他能確定的是,無限原石他跟紫薯精搶定了!    總之這是一個將超神學院建立在漫威世界,竊取資源科技追求強大的故事。

  • 遍尋歸途最新章節

        這里有退婚,這里有冷艷女王,這里有屌絲逆襲,還有熱血兄弟,更有朋友背叛這里的主角無意中選擇了一個最廢材的本命物(南瓜)。這里的主角十分的猥瑣,他所做的一切都只為了尋找回家的路。

  • 靈紋戰神最新章節

        陰陽掌輪回
        五行造萬物
        身于亂世之中,何不狂笑九天,傲世群雄,猶如兇猛龍卷風卷起千堆雪!

  • 亙古至末最新章節

        天下武功,不是為快不破,在絕對的力量面前,快就如迎頭蒼蠅!
        最強的功夫和最先進的科技,難分高低。
        最強的功夫和最強的科技組成一起,天下為尊!!!
        丑與美,
        善與惡,
        強與弱,
        愛得出火花與恨得入皮囊………
        “我的男人是蓋世英雄,但他有點純。”

    本章內容提要:
    ...    自那可怕的人造之神在白水河盡頭化為海妖的食糧,時間已經過去月余,萬物終亡會的墳頭草,也差不多有百米高了……     這從各種意義上都挺符合現實的。     貝爾提拉看起來已經蘇醒,但她毫無疑問已經不再是個正常的人類——她的身體和這株巨大無比的樹木融合在一起,從里到外都已變異,這影響到了她的思維和語言能力:當她......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

时时彩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