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么說,皇上昨晚留宿在皇后娘娘的宮里,并未寵幸皇后娘娘?”有的嬪妃挺失落的,她們已經把洛顏兒當自己的偶像了,身為粉絲,自然希望偶像一切都好,若是想淑妃和良妃說的那樣,她們真的很心疼皇后娘娘。

    淑妃譏嘲一笑道:“你們就是太單純了,你們覺得皇后有那么好的運氣嗎?從她之前喜歡廢太子,到如今,她所走的哪一步是順利的?步步受阻,真的很倒霉,所以你們平日里還是離她遠點吧!免得她將這些霉運傳染給你們。”

    “照淑妃這么說,本宮豈不成了掃把星。”洛顏兒開口質問。

    眾人立刻看過去,趕忙行禮:“參見皇后娘娘。”

    洛顏兒臉上帶著友善的笑容道:“各位妹妹無需多禮,快起來吧!”

    “謝皇后娘娘。”眾人立刻起身。

    有嬪妃趕忙詢問:“皇后娘娘,淑妃娘娘和良妃娘娘說,昨晚你根本就沒有被皇上寵幸,這是真的嗎?”若是真的,她們真的會替皇后娘娘難過。

    洛顏兒看向淑妃和良妃問:“不知兩位妹妹為何這樣說?你們昨晚去了本宮的寢宮?還是在外面偷聽呢?”

    淑妃一臉傲慢道:“我們出身高貴,怎會做偷聽那種事呢!我們猜的。”

    “猜的就敢往外說,那我還猜你們二人與別的男子有染呢!難道也是真的?”洛顏兒譏嘲一笑道。

    良妃聽到這話,嚇得腳步踉蹌了一下,幸好她的侍女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洛顏兒見狀笑著打趣道:“姐姐不過隨口一說,瞧把良妃妹妹嚇得。俗話說的好,眼見為實耳聽為虛,兩位妹妹又沒有看到本宮昨晚與皇上在寢宮里發生了什么事,怎么能在這里捕風捉影呢!議論帝后之事,說小了,只是你們好奇,關心我們,可往嚴重了說,你們這是在故意挑撥帝后的感情,其罪應該不小吧!”

    良妃膽子比較小,聽洛顏兒這么說,嚇得趕忙解釋道:“臣妾沒有要挑撥皇上和皇后娘娘的感情,只是關心皇上和皇后娘娘的感情。我們也是希望皇上與皇后娘娘恩愛的。”

    洛顏兒看向淑妃。

    雖然淑妃心中看不起洛顏兒,但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加上她現在是皇后的身份,也不敢表現的太明顯,只能解釋道:“臣妾也希望皇后娘娘能有這個好運氣,只是不知道皇后娘娘昨晚是否真的有這樣的好福氣。”

    “沒想到兩位妹妹如此關心本宮與皇上的感情,本宮這心里還挺感動的。其實兩位妹妹懷疑本宮沒有那么好的運氣,也情有可原,畢竟本宮之前的運氣的確不怎么好。

    但是最近,本宮卻聽說了一個可以讓人交好運的辦法,試了之后,還真的挺準的。”洛顏兒故作一臉神秘。

    嬪妃們聽了,好奇心被成功的點燃,紛紛詢問:“什么好辦法?皇后娘娘可以說與臣妾們聽嗎?”

    洛顏兒看向眾位嬪妃,勾唇一笑道:“當然可以,都是自家姐妹,本宮也希望各位妹妹們都有本宮這樣的好運氣。

    其實本宮這個交好運的辦法很簡單,就是踩新鞋交好運,而且這個新鞋最好是黃色的,上面還繡著竹葉,料子最好是錦緞的。”然后看向淑妃和良妃道:“呀!本宮之前踩的新鞋就是兩位妹妹腳上這樣的,兩位妹妹腳上的鞋一看就是新的,兩位妹妹應該不介意讓眾位妹妹踩踩你們的鞋吧!”

    不等淑妃和良妃說話,洛顏兒趕忙說:“各位妹妹,你們若是想交好運,就踩淑妃和良妃腳上的新鞋,她們腳上的鞋,絕對能讓你們交好運。”

    眾嬪妃聽了,心里一陣興奮,不管踩新鞋交好運這件事是不是真的,可若是能有機會踩一下淑妃和良妃,她們也算是為自己出口氣,之前良妃和淑妃可沒少欺負她們。

    而且還是皇后娘娘讓踩的,她們沒什么好怕的。

    于是大家立刻一窩蜂的朝淑妃和良妃沖過去,去踩她們腳上的新鞋。

    洛顏兒看向一旁的宮女太監道:“你們也可以去踩一下,沾沾好運。”

    這些宮女太監們也沒什么文化,因為身份低微,所以平日里都挺迷信的,聽說踩淑妃和良妃的新鞋可以交好運,紛紛躍躍欲試。

    宮女想著或許踩了新鞋之后,她們也能被皇上看上呢!

    太監們則想,踩了新鞋之后,或許能到御前任職。

    平日里宮人們對淑妃和良妃還挺畏懼的,可是現在,為了能得到好運氣,也顧不得這么多了,反正有皇后娘娘撐腰呢!

    大家你一腳我一腳狠狠的踩著淑妃和良妃的腳,痛的二人嗷嗷直叫。

    一開始她們身邊的宮人還幫著阻攔,可是很快,這些人便被拉到了一邊,二人被嬪妃和宮人們團團圍住。

    結果淑妃和良妃的腳可想而知,平時咱們的腳不小心被人踩了一下都痛半天,而她們的腳被那么多人狠狠的踩,沒有踩掉應該算是幸運的了。

    有的之前被二人欺負過的,也正好趁此機會報仇,所以力道很大,有的人踩過之后,還在上面用力的轉一下腳后跟,真夠狠的。

    大家一窩蜂的都上來,二人痛的尖叫連連,也沒有心情看誰踩了她們誰沒踩她們。

    洛顏兒見踩得差不多了,開口道:“好了,大家一人踩一下就行了,踩多了可能就不靈了。”

    眾人見皇后娘娘發話了,立刻散開。

    洛顏兒看了眼痛的彎下腰的二人,眼底閃過一抹得意的笑道:“大家都散了吧!起風了,這里挺冷的,別凍著了。”

    “是!”眾位嬪妃踩了淑妃和良妃后,心里既興奮又擔心,所以這會子,只想趕緊溜走,既然皇后娘娘發話了,她們自然要快速離開。

    淑妃看向洛顏兒,憤怒道:“皇后娘娘竟如此欺負我們,我們定會到皇上面前討回公道。”

    洛顏兒笑著聳聳肩,懶得搭理她們,轉身離開了。

    哼!得罪老娘,你們以為老娘是吃素的嗎?老娘可不怕你們。

    淑妃和良妃痛的根本就沒有辦法走路,只能被宮人們攙扶著回去。

    二人回去之后,先叫來御醫給她們治療腳,腳已經腫的不能看了。

    治好腳之后,二人一起商議著如何就此事到皇上面前告洛顏兒一樁,最好將她扳倒。

    良妃有些擔心道:“淑妃姐姐,我們真的要去皇上面前告皇后的狀嗎?昨晚皇上剛寵幸了她,說明皇上是在乎她的,我們去了,只怕不能告贏,還會被皇上訓斥呢!”

    淑妃卻冷哼一聲道:“你真的相信皇上會寵幸她嗎?她之前那么愛廢太子,皇上很清楚,她嫁給皇上兩年多,皇上對她一直都是很冷漠,即便她為了救廢太子,對皇上投懷送抱,皇上都沒有寵幸她,昨晚怎么可能寵幸她呢!肯定是她為了自己的面子,對外故意那么說的。

    皇上肯定也很想除掉她,只是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說不定咱們去告皇后的狀,正好給皇上一個除掉她的機會呢!到時皇上一定會給咱們計一功的。”

    “若是那樣,就太好了,那咱們什么時候去向皇上告狀?”良妃迫不及待的問道。

    淑妃很冷靜道:“妹妹別急,皇上白天的時候大多都在御書房忙,不喜歡后宮的女人過去打擾,所以咱們只能等皇上忙好,晚上去皇上的寢宮找皇上告狀,說不定皇上一高興,會把咱們留下來侍寢呢!”

    良妃聽了開心不已:“若是咱們能被留在乾陽宮侍寢,以后在后宮,誰還敢在背后議論我們。”想想便覺得很激動,很興奮。

    淑妃也美美的幻想起來,嘴角揚起得意的笑容。

    二人在一起謀劃。

    一天的時間轉瞬即逝,夜幕降臨后,百里御風回了乾陽宮,用過晚膳之后,拿本書坐在燈下看。

    趙公公急匆匆的走進來稟報:“皇上,淑妃娘娘和良妃娘娘求見。”

    百里御風聽到后宮女人便心煩,冷聲道:“說朕有事忙,不見。”

    趙公公又道:“兩位娘娘說,她們要向皇上告皇后娘娘的狀。”

    “告皇后的狀?”有關洛顏兒的事,立刻吸引了百里御風的在意。

    “老奴見兩位娘娘是被宮人用步輦抬著過來的,說是腳受傷了,不能走路,與皇后有關。”趙公公稟報道。

    “既然此事與皇后有關,讓她們進來吧!”百里御風道。

    林翼和飛霜相視一眼笑了,看來皇后娘娘在皇上心中果然是不一樣的。

    淑妃和良妃被人攙扶著走了進來,眉頭緊鎖,一臉的痛苦,可見腳傷的不輕,只要輕輕一碰地,便會很痛,可是進皇上的寢宮,也不能把步輦抬進來,所以她們只能忍著痛被攙扶進來,若是能告倒洛顏兒,也值了。

    “臣妾參見皇上。”二人腳雖然很痛,可該行禮還是得行禮。

    百里御風放下手中的書,看向二人道:“起來吧!你們這是怎么了?為何被人攙扶著?”

    淑妃立刻紅了眼眶,跪下來道:“皇上,您可要為臣妾們做主啊!皇后娘娘她讓眾位嬪妃和宮人欺負我們,臣妾和良妃妹妹的腳都腫的不能走路了。”

    “你們的腳是皇后所為?”百里御風問。

    淑妃點點頭,傷心的摸著眼淚。

    良妃也跟著跪下來道:“皇上,御醫說臣妾和淑妃姐姐的腳傷的很重,若是不好好醫治,將來很有可能影響走路,皇上,這一切都是皇后娘娘所為,還請皇上為臣妾們做主。”

    百里御風聽后道:“你們先起來,來人,給淑妃良妃看座。趙公公,你去鳳安宮宣旨,讓皇后來乾陽宮一趟。”

    “是!”趙公公立刻去宣旨。

    “謝皇上賜坐。”淑妃和良妃心里很高興,皇上竟然賜她們坐,看來是要趁這次機會嚴懲皇后,皇上心中此時定很感激她們。

    很快洛顏兒便跟著趙公公一起過來了:“參見皇上。”盈身行了個禮。

    百里御風開口道:“皇后不必多禮。”

    “謝皇上。”洛顏兒抬起頭,二人的眼神不期而遇的碰到了一起,想到昨晚的事,都有些不好意思。

    洛顏兒趕忙收回了視線。

    百里御風輕咳一聲,質問:“皇后,淑妃和良妃說你傷了她們的腳?可有此事?”

    洛顏兒故作一臉驚訝的看向二人的腳問:“淑妃妹妹,良妃妹妹,你們的腳受傷了嗎?皇上,臣妾不知。”

    皇上聽到這話,看向淑,良二人質問:“到底怎么回事?為何皇后不知此事?”

    淑妃趕忙回道:“皇上,是皇后娘娘讓后宮的嬪妃和宮人踩的臣妾和良妃妹妹的腳,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若是皇后不肯承認,皇上大可宣后宮的嬪妃詢問。

    百里御風看向洛顏兒。

    洛顏兒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道:“哦!原來兩位妹妹說的是這件事,那臣妾知道,的確是臣妾說踩新鞋交好運,正好當時淑妃和良妃穿的是新鞋,所以后宮的妹妹們和一些宮人,想要交好運,便踩了她們的腳,但臣妾沒想到她們會踩的這么重。”

    趙公公,林翼飛霜三人聽到皇后娘娘說的踩新鞋,交好運,忍不住偷偷的笑了。

    百里御風很是無奈,這丫頭,怎么會有那么多奇怪的想法呢!

    “皇后真是胡鬧,怎么能和后宮嬪妃說這樣的話呢!”百里御風故作不悅的訓斥。

    洛顏兒卻一臉認真道:“皇上,踩新鞋,交好運,這件事是真的,臣妾有試過,試過之后非常靈驗,才會推薦給各位妹妹的,只是沒想到后宮的妹妹們渴望交好運的心情那么強烈,所以這下腳可能有些重了,便把兩位妹妹的腳踩傷了,這是臣妾沒有料到的,讓兩位妹妹受苦了,不過兩位妹妹放心,你們的新鞋,本宮會賠給你們的,待會本宮便讓人給你們送去一些止痛的藥,和補身子的藥,就當是姐姐向你們賠不是了。”

    淑妃和良妃想要的顯然不是這些,她們要的是扳倒洛顏兒,所以淑妃看向皇上開口道:“皇上,您要替臣妾做主啊!皇后娘娘分明就是故意的,臣妾們從未聽說過踩新鞋交好運這樣的說法,就算真的有,皇后娘娘也不能讓后宮嬪妃和宮人踩臣妾的腳,臣妾和良妃妹妹可是皇上您的嬪妃,就這樣被人欺負了,她們分明沒有將皇上放在眼里,而這一切都是皇后娘娘慫恿的,還請皇上嚴懲皇后娘娘,以警告后宮其它嬪妃,莫要效仿。”

    良妃跟著附和道:“淑妃姐姐說的是,皇后娘娘的這種行為,影響很不好,還請皇上替臣妾和淑妃姐姐做主。”

    百里御風看向洛顏兒,冷聲質問:“皇后,你有何話要說?”這丫頭,一天不闖禍,都不好受吧!

    聽到這里,洛顏兒故作生氣道:“皇上,這件事也不能怪臣妾,要怪就怪皇上。”

    “怪朕?”百里御風真的沒有料到洛顏兒會將這件事扯到自己身上,今日一天,他都在御書房忙,根本就沒有見到她,怎么就怪自己了呢!

    這便是人在屋里坐,鍋從天上來。

    洛顏兒嘟嘟小嘴道:“還不是因為皇上昨晚寵幸了臣妾,讓后宮的姐妹們今日紛紛議論此事,其它的姐妹們倒是相信皇上昨晚寵幸了臣妾,可是淑妃和良妃妹妹卻不信,說皇上昨晚留宿在鳳陽宮,根本不是因為寵幸臣妾,而是在懲罰臣妾,罰臣妾在地上跪了一夜,還說臣妾早上起來走路腿都軟,說的有鼻子有眼,像是她們看到了般。”哼!老娘今日早上起來的確腿軟,還不是被百里御風這個臭男人欺負的,如此說來,昨晚她的確欺負了自己一晚,好像也沒有說錯,只是與她們說的懲罰略有出入而已,不過嚴格說起來,應該都是欺負吧!

    百里御風聽洛顏兒說出腿軟兩個字時,表情有些尷尬,輕咳一聲,嚴厲道:“淑妃,良妃,你們沒有看到的事情,怎能胡亂猜測呢!”

    淑妃惶恐道:“皇上,臣妾們只是覺得之前皇上對皇后娘娘很冷漠,不可能會突然寵幸皇后娘娘,所以才猜測的。”小心翼翼的打量著皇上的表情,真的很想知道昨晚皇上到底有沒有寵幸皇后娘娘。

    若是洛顏兒真的得了寵,她們還有機會嗎?

    洛顏兒看向百里御風要求道:“皇上,這都是你惹得禍,害的臣妾背鍋,現在你要在兩位妹妹面前幫臣妾證明,你昨晚到底是懲罰臣妾呢!還是寵幸臣妾呢!省得明日別人議論的更難聽,臣妾可是皇后,一國之母,是要臉的。”昨晚就該將他一腳踹下床,將他趕走。

    百里御風有些不自然道:“昨晚朕留宿在皇后寢宮,的確寵幸了皇后。”他不過是與自己的妻子在一起,怎么就鬧出這些事來,真的覺得很丟人。

    淑妃和良妃聽到這話,心里很失落,很傷心。

    百里御風臉色不悅道:“你們身為后宮嬪妃,竟敢議論帝后之事,該當何罪?”

    二人聽了,嚇得立刻跪下來:“皇上息怒,臣妾知道錯了。”

    淑妃聽到皇上親口說昨晚寵幸了皇后,心里更嫉妒了,大著膽子道:“就算臣妾議論皇上和皇后娘娘之事不對,但皇后娘娘身為一國之母,也不能讓那么多人欺負臣妾,還請皇上為臣妾做主。”

    洛顏兒趕忙為自己辯解:“皇上,這事可不怪臣妾,還得怪皇上。”

    百里御風真的不想再繼續問下去,真怕這丫頭又說出什么讓他尷尬的話,可她這樣說了,自己又不能不問,只能提著心問:“為何?”

    “因為皇上從不在后宮留宿,也不寵幸各位妹妹,大家都得不到寵幸,心里也都挺平衡的,可昨晚皇上突然就留宿在了臣妾的宮里,還寵幸了臣妾,如此一來,便打破了后宮的平靜,有的妹妹心態好,無所謂,可有的妹妹便會心生嫉妒,有的則不相信。

    不過在臣妾的解釋下,大多數妹妹都信了臣妾的話,很羨慕臣妾昨晚能得到皇上的寵幸。

    于是在聽了臣妾說的踩新鞋交好運后,便紛紛去踩淑妃和良妃妹妹二人的新鞋,其實這也不能怪各位妹妹啦!她們也是因為很渴望得到皇上的寵愛,才會那么做的。

    所以這件事,追根究底,還是皇上的責任,若是皇上平日里能經常到各位妹妹的宮里坐坐,做到雨露均沾,大家也不會這般心切的想要交好運,得到皇上的寵愛。”洛顏兒頭頭是道的說了一通,好像這一切真的是百里御風的錯。

    百里御風很是無奈,這丫頭的腦子轉的還真快,這樣一說,自己倒是無話反駁了,只能看向淑妃和良妃道:“朕覺得這件事還是淑妃和良妃不對在先,你們不該議論帝后之事,若沒有你們的議論,便不會引發后面一些列的事,看在你們受傷的份上,朕今日便不懲罰你們了,你們回去好好好思過,以后若是再敢議論帝后之事,破壞帝后間的感情,定當嚴懲。”

    淑妃良妃聽了這番話,心中顯然是不服氣的,這不是她們想要的結果,就算不能利用這件事除掉洛顏兒,怎么?也得讓皇上懲罰她吧!怎么就成了她們的不是呢!

    “皇上,臣妾議論帝后之事是不對,可皇后娘娘也不能讓人踩臣妾的腳啊!”淑妃覺得很委屈。

    皇后冷聲道:“你們擅自揣測帝后的私事,意圖破壞帝后的感情,這罪名,足以被打入冷宮,皇后只是讓人踩了你們的腳,已經是最輕的懲罰了,莫不是你們想去冷宮?”

    二人聽到這話,嚇得趕忙磕頭道:“皇上息怒,臣妾知道錯了,臣妾不該議論皇上和皇后娘娘的私事,皇后讓后宮的姐妹們踩臣妾的腳是對的,臣妾再也不會有任何怨言,還請皇上莫要讓臣妾去冷宮。”

    洛顏兒見狀,趕忙撿個好人做:“皇上,既然兩位妹妹知道錯了,臣妾也對她們小懲大誡了,您就消消氣,莫要再懲罰她們了。”

    百里御風冷聲道:“看在皇后為你們求情的份上,朕今日暫且饒過,你們若是下次再敢擅自揣測帝后的感情,朕定當嚴懲,退下吧!”

    “是!謝皇上,謝皇后娘娘。”二人嚇得趕緊被自己的宮人攙扶著離開了。

    雖然心里很不服氣,可既然皇上有意要包庇皇后,她們又能怎樣呢!

    走出乾陽宮,良妃失落道:“皇上竟真的寵幸了皇后,看來咱們是沒機會了,皇上剛才分明就是在包庇皇后娘娘,只怕咱們再也沒有機會扳倒皇后了。”

    淑妃惡狠狠道:“洛顏兒之前對皇上那么冷淡,現在突然投懷送抱,肯定目的不純,皇上也只是暫時被她迷惑了,既然皇上這里行不通,咱們可以另找她路來扳倒她,或許咱們應該給自己的爹爹寫封信。”

    “淑妃姐姐可是想到了扳倒洛顏兒的好辦法?”良妃眸中又燃起了希望。

    淑妃陰冷一笑道:“就算不能扳倒洛顏兒,也不能讓她以后的日子太好過。”

    二人離開后,百里御風的寢宮里便只剩下洛顏兒和百里御風。

    剛剛趙公公,林翼飛霜明明在的啊!他們三個什么時候走的?

    朝百里御風勾唇一笑道:“皇上,夜深了,您早點休息吧!臣妾先走了。”

    “站住。”就在洛顏兒轉身要開溜時,百里御風開口阻止了她。

    洛顏兒只能來個急剎車,本以為能快速溜掉的,看來這腿腳還是沒有他的嘴快,腳下功夫還應該再練練。

    心不甘情不愿的轉過身,看向他問:“皇上還有什么事?”

    “身為一國之母,慫恿后宮嬪妃踩淑妃和良妃的腳,讓她們傷的如此重,該當何罪?若是此事傳出去,她們的父親在朝堂之上找朕說理,朕該如何懲罰皇后?”百里御風語氣嚴厲的質問。

    沒想到這話貨還抓住此事不放,眼下只能先平息他的怒火,所以趕忙討好的跑到他身邊,陪著笑道:“皇上,是她們先議論咱們再先的,臣妾實在氣不過,便小小的懲罰了她們一下,誰知道后宮的姐妹們和宮人下腳這么恨啊!定是她們平日里經常欺負姐妹們和宮人,所以他們才會趁此機會報仇的,這也不能怪臣妾啊!皇上,您消消氣。”立刻伸出小手去撫摸他的胸口,討好道:“皇上別生氣,氣大傷身,氣壞身子,臣妾會心疼的。”

    她的靠近,讓他不自覺的想起昨晚的事,加上她此刻不老實的小手,他的身子竟不受控制的有了反應,為了不讓自己失控,推開她的手,冷聲訓斥道:“你身為皇后,有什么事大可明著與她們說,就是要懲罰,也可當著眾人的面懲罰,無需做這種事。”

    洛顏兒立刻乖巧的點頭:“皇上說的是,臣妾不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嘛!又生氣,又怕明著懲罰她們,對前朝有什么影像,讓皇上為難,所以才出此下策,想給她們點教訓。

    若是皇上不滿意臣妾這么做,以后臣妾不這樣做便是,為了皇上,臣妾可以受委屈,可以忍氣吞聲,再遇到這種事,臣妾就當沒有聽見,隨她們怎么說,她們想欺負臣妾欺負便是,臣妾為了皇上,都可以忍。”低下頭,楚楚可憐道。

    百里御風聽她這么說,心沒來由的一痛道:“朕不是要讓你忍,你是皇后,她們沒有資格議論你,更沒有資格欺負你,你是朕的女人,若是有人欺負你,你必須還擊,不用擔心會鬧出事,還有朕呢!朕會護你周全的。”

    洛顏兒聽到這話,開心的笑了:“皇上,你真好,有皇上這句話,臣妾以后什么都不怕了。”這貨還挺會說話的。

    百里御風無奈的笑了,明明是在訓斥她,怎么就成了縱容她闖禍呢!

    不過想到她被別人欺負,心沒來由的痛,既然如此,還是讓她欺負別人好了。

    “皇上,你別生氣了好不好?我以后盡量不給你惹麻煩,不給你添堵好不好?”眨巴著單純清澈的大眼睛看著他安慰道。

    雖然知道她不過是嘴上說說,若想讓她做到,只怕很難,可自己就是拿她這個樣子沒有辦法:“罷了,罷了,此事朕便不與你追究了,下次再遇到這種事,一定要掌握好度,不可把人傷的太重。”

    洛顏兒開心的盈身道:“是皇上,臣妾記住了。”

    百里御風看向她,四目相對,總覺得有一股曖昧的氣息在彼此間流動,而且他的眼神,感覺好危險。

    洛顏兒心里一片慌亂,趕忙開口道:“皇上,既然沒什么事了,臣妾就先回去了。”

    再次要開溜。

    百里御風卻長臂一伸,攬過她的纖腰,將她拉進了懷中,湊近她低語道:“既然來了,皇后今晚就留宿在朕的寢宮吧!”

    洛顏兒趕忙找借口勸說道:“皇上,昨晚因為您腦子一熱,一時寵幸了臣妾,已經引起了后宮姐妹們的不滿,才會發生今日淑妃和良妃之事,若是今晚臣妾再留宿在您的寢宮,只怕會讓后宮的姐妹們更加不滿,到時臣妾會很難做的。

    而且臣妾身為一國之母,不能獨霸皇上的寵愛,否則前朝也會不滿的,說不定還會有人說臣妾是妖媚禍主的狐貍精呢!

    所以皇上,為了臣妾的處境,為了前朝后宮太平,還請皇上莫要輕易打破這種和諧。”

    百里御風故作不悅道:“朕寵幸自己的皇后,誰敢說什么。”

    “皇上,話雖如此,可咱們不是普通身份,您是一國之君,天下臣民看著呢!臣妾是一國之母,后宮所有姐妹們看著呢!母后也看著呢!若是您想獨寵臣妾一人,肯定會有很多人不滿的,所以皇上應該做到雨露均沾,若是皇上真的有需求,可讓別的嬪妃來侍寢,就算淑妃和良妃受傷了,還有別的姐妹們呢!比如德妃,趙婕妤,麗嬪,還有——”

    “行了,朕不想讓她們侍寢,后宮女人,除了皇后,朕對任何人都沒有興趣。”百里御風明確道。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爆笑王妃寵翻天》之 280:只喜歡你是作者水云行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爆笑王妃寵翻天》之 280:只喜歡你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爆笑王妃寵翻天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水云行寫的《爆笑王妃寵翻天》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爆笑王妃寵翻天》之 280:只喜歡你是作者水云行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爆笑王妃寵翻天》之 280:只喜歡你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爆笑王妃寵翻天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水云行寫的《爆笑王妃寵翻天》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爆笑王妃寵翻天最新章節- 爆笑王妃寵翻天全文閱讀- 爆笑王妃寵翻天txt下載- 爆笑王妃寵翻天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280:只喜歡你】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爆笑王妃寵翻天】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爆笑王妃寵翻天》書迷評論

  • 糾纏上來的鬼君最新章節

        一段祖宅密室里的鬼文,牽出了祖孫三代的人鬼情仇。傳說中的鬼藤心樹,鬼蟲,鬼迷宮,錯綜復雜的交織在一起,一切都充滿了未知……

  • 九天圣尊最新章節

        少年陳禹起于微末,獲得圣帝傳承強勢崛起,高歌猛進,與無上強者爭鋒,碾壓萬千天才,踏出一條通天武路,成就一個嘯傲九天的不敗傳說!

  • 我的21歲女秘書最新章節

        一個厭倦了血與火生涯的特種兵,回到繁華的都市,開了一家替身事物所,招個萌妹子做秘書,本想賺點小錢,喝點小酒,逗逗萌妹,瀟瀟灑灑的過下半輩子,卻不料因為一個替身任務,被一個神秘美女纏上……

  • 古代幼兒園皇后再生一胎最新章節

        不孕不育,小菜一碟,說吧你是想要男孩還是女孩;婦科炎癥,難言之隱,別激動,張開雙腿我先檢查檢查……她是婦產科的權威專家,是身負血仇的異國郡主,實際上她只是一枚任人擺布的棋子。傾世容顏,冷酷無情,他籌謀多年一心要逐鹿天下,怎能為一女子停滯不前。龍鳳胎寶寶不解,父皇,那母后怎么又懷孕了?

  • 封神之陶榮最新章節

        一場意外,現代人陶榮穿越到封神世界,并成了四天君之一。面對未來會被封神的命運,陶榮不甘心束手待斃,他決定反抗到底,利用先知先覺,為自己與截教爭取一線生機。  與闡教斗,其樂無窮;與西方教斗,其樂無窮;與鴻鈞談道,更是其樂無窮。js330

  • 重生之器道宗師最新章節

        鴻運至尊,因器而生,為器而滅轉世為武奇,帶著對器道執念,踏入武道,誓要進入武道巔峰,煉制頂級法寶。他能讓石材開花,綻放奪目光芒。器道手段出神入化,所過之處,煉器師黯然。器道,無人敢爭鋒

  • 地球主神最新章節

        (主神建設流)  成了地球意志,面對被智慧生物挖空的地球,武驕陽怎么辦?  建立主神空間!  獲取精神力!  帶領人類進化!  帶領地球向著神話世界,一步一步前進!  (已有完本小說《偽主神空間》,喜歡的朋友去看看。)  書友群:416368667,喜歡的書友,歡迎加入!

  • 允王獨寵妃最新章節

        往昔不帶歲月流長是多少離別才能點燃心中的那絲火焰是誰應了誰的劫難又變成了誰的執念血染江山的畫,怎敵你眉間一點朱砂負盡天下也罷,始終不過一場繁華原來“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并不是戲文上唱得那樣動聽卻不實際的承諾從此你我共存,不離不棄這才懂得,原來愛不怕情深不壽,不怕白云蒼海不壽如何?白云蒼海又如何?只要心愛之人在身邊,觀云卷云舒,聽潮起潮落,如此便好

  • 豪門盛寵:督軍的逃嫁少妻最新章節

        救個人能被抵了槍,吃個飯能被拉上床。老天!我童心月就想要安安穩穩過日子,最好能活到一百歲,這么一個美好又偉大的愿望都實現不了嗎!小兵夫人,別仰天長嘆了,督軍喊你回去暖床。

  • 絕世武仙最新章節

        無盡星域,武道衰落,仙道為尊,以仙入道!少年羅真,仙武同修,自渺小的天陽元星走出,獨戰群仙,披荊斬棘,成就無盡星域武仙之位!“吾之征途,斬群仙,霸星域,爭仙路!”

  • 一千零一面最新章節

        你想過第二天一早醒來會是什么樣子嗎?自始而終算來,一天不過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人性不過喜、怒、哀、懼、愛、惡、欲。有一位攝影師,她得了一種怪病,每天都會變換一次人格,偏偏禍不單行,她還要去赴七情六欲的約會。

  • 龍組特工最新章節

        一個龍組保鏢,受到上級的命令去保護一個千金小姐,更是意外的得到了讓世人為之癲狂的異能。正所謂“力量越大,責任也就越大。”看主角如何運用異能,橫行都市,從平凡到不凡。

  • 都市美女天師最新章節

        第一次相親竟然被拉去發廊,這劇情不對……什么?讓我打工,打工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打工,我還是抓鬼吧。目前經歷詭異經歷:猛鬼大廈篇,演電影的女鬼篇,尸體復活篇,人妻篇,女生失蹤篇,自殺案篇,百物語篇,美人魚的傳說篇……在經歷了這么多詭異事件之后,最終發現,這一切,和一個死亡游戲有關。叮!游戲王:在三小時內慕容風,林強,王子軒,李林必須進行生死決斗,勝利者只有一人,超時全部死亡處理!

  • 穿越之廚娘不為妾最新章節

        她,21世紀的廚神,一朝穿越成為了將軍府中的小小廚娘,還是個爬床未遂的!暗中幾股勢力都想要將她鏟除,受陷害,遭暗殺,被放逐……重重磨難之中,只有他始終默默護她周全。朝野風聲鶴唳,天下局勢動蕩。平寇大將軍亦是無法再抵擋暗流,小小廚娘又如何傾覆天下。作者微博:野生的小風子

  • 農門貴婦最新章節

        祖母偏心,忍不忍?大伯自私,忍不忍?堂姐欺壓,忍不忍?遇到一家子極品怎么辦?聞芮說:三十六計,溜為上計。發家致富嫁情郎,帶著親娘奔小康。

  • 婦科圣手最新章節

        姜山是寶芝林第三十代傳人,沒有之一,從小就父母雙亡,唯一的親人就是一個姑姑和一個教他武功過的老變態,為了磨煉姜山的醫術,可惡的老頭子直接把姜山關屋子里制作了一個月的女性標本。終于姜山把老頭子的畢生所學都學會了,他也可以成功的下山歷練了,本以為這會是個美好的開始,可變態老頭在一次刷新姜山的認識,出門歷練就一張火車票和幾個饅頭的有木有?

  • 都市修真醫圣最新章節

        道法通神、醫法通鬼。一位本應為了生計而狼藉奔波的三流大學畢業生,卻因為一次不經意間的出手救人,否極泰來、令他好人有好報的得到了傳說中修真界高人的玄術與醫道傳承,開啟了另一個嶄新且光怪陸離的新世界!ps:本書書友qq群:144958878

  • 神話之最強帝皇最新章節

        周玄穿越神州大陸,成為周瑜他哥。    覺醒天命榜第一命格,封神將,收謀主,證天命,攬天嬌!    打造最強軍團,開啟黃金大世,建立無上神朝,碾壓諸天萬界!    “我,帝皇!求敗!”

    本章內容提要:
    ...    “這么說,皇上昨晚留宿在皇后娘娘的宮里,并未寵幸皇后娘娘?”有的嬪妃挺失落的,她們已經把洛顏兒當自己的偶像了,身為粉絲,自然希望偶像一切都好,若是想淑妃和良妃說的那樣,她們真的很心疼皇后娘娘。     淑妃譏嘲一笑道:“你們就是太單純了,你們覺得皇后有那么好的運氣嗎?從她之前喜歡廢太子,到如今,她所走的......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

时时彩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