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示意黎雪倒酒,赤霞珠在高腳杯中釋開醇厚的酒香,與之相反的是他淡得出奇的語氣:“我給過你答復,阿庭不會跟你走的。”

    “現在不是阿庭愿意不愿意的問題,說到底,六七歲的孩子很多事情都不懂,等我把他帶回自己身邊教幾天就好,關鍵是尉總點不點頭讓我帶走他?”鳶也款款而笑,看起來真和以前沒什么兩樣。

    一旁伺候的管家都忍不住多看了她幾眼,她落座時脫掉了風衣,內里是蔚藍色的毛衣,那是接近晴天的天空的顏色,很淺很淡,和她的妝容相得映彰,但可能就是因為太清澈了,以至于連橙色的燈光照在她身上,都感覺不出什么溫暖。

    尉遲陳述出一個事實:“阿庭也是我的孩子。”

    “所以他之前六年是在你身邊,兩千多個日夜,足夠抵償你的探視權。”

    尉遲倏地瞇眸:“你的意思是,我以后不準見他?”

    “沒有這個必要了。”鳶也嘴角笑意不減。

    要帶走孩子,還不準他探視。

    尉遲注視她嘴角的笑三秒鐘,慢聲說:“沅也小姐處處要占盡便宜的談判本事,是跟丹尼爾先生學的?”

    在這里提起蘇先生?鳶也示意安莎將一份牛排換到她面前,拿起銀質的餐刀,隨意道:“他是教了我很多。”

    語氣染上清冽,尉遲沉聲:“那他有沒有教你,想要這么得利的前提是你有贏面——我不會同意離婚,也不會拱手相讓阿庭的撫養權。”他目光洞悉,看穿她所有底牌那般,“哪怕走法律途徑,你不會如愿以償。”

    雖然早就料到他不會輕易點頭,但鳶也的目光還是泛起了冷:“你覺得我沒有贏面?”

    尉遲身體后傾靠在椅背上,篤定至極:“我看不到你的贏面。”

    氣氛就此凝固。

    他們一個在餐桌的這頭,一個在餐桌的那頭,天然的對峙姿態,誰都沒有移開目光,更沒有先示弱,以至于過往的空氣都染了霜,一旁的傭人的呼吸,都情不自禁地屏住,心如擂鼓。

    ……

    安靜沉默了三分鐘,也可能是五分鐘,漫長到老管家額頭都有了一滴汗水,才有人打破這片僵持:“我都看到了,尉總怎么會看不到?是裝作看不到吧?”

    是從落座后就沒有開口的南音。

    滿桌的美味佳肴沒有人品嘗,只有她端起紅酒抿了一口,姿態略顯隨意:“現在網絡上議論紛紛,都在揣測尉總你當年對發妻謀財害命——暫時用‘揣測’這個形容詞,但如果沅也出面承認自己就是鳶也,那么這個揣測就會變成肯定,到時候尉總你會不好收場吧?”

    “沒準還會連累尉氏。”

    此言一出,凝固的氣氛瞬間分崩離析,變得像打破的玻璃一樣,每一塊碎片都帶著尖銳的角。

    尉遲眼眸霎時間墮入比上午去的那座高山還要深不見底的黑暗。

    鳶也笑了,雪白的餐刀被她當成了玩具,靈巧地在手指間來回轉動。

    可不是,她的贏面就在這兒,要不然,他以為她為什么要在網絡上宣傳造勢?

    現在所有人都在猜測她是不是就是姜鳶也,也在猜測尉遲當年宣布她死亡的真正原因,已經對尉遲和尉氏造成壓力,如果這個時候,她公開承認自己就是姜鳶也,那么尉遲謀財害命就被坐實了,哪怕沒有真憑實據司法制裁不了他,輿論的刀子也足夠讓他大出血。

    這是原因一。

    原因二,就是公開承認身份后,尉遲的社會名聲就不好了,到時候再上法庭,也能影響到法官的裁判。

    一舉兩得。

    長久的沉默后,尉遲終于是開口:“我確實不該低估你。”

    鳶也微微頷首,領了他這個夸獎。

    也就在這時候,廚房里走出一個人,大概是沒發現他們此刻的氣氛不對,還以為他們真的在認真吃飯,直接就說:“我知道沅也小姐小時候是在青城長大,青城那邊好像很喜歡煲湯,就給沅也小姐做一道蟲草烏雞湯。”

    這個聲音……

    鳶也眉毛高高挑了起來。

    老朋友,莊老師啊……

    別說,她都差點忘了這號人物了。

    莊舒剛才在廚房忙,終于忙完出來了,身后跟著的傭人手里端著托盤,先對尉遲點頭,再看向鳶也,那神情,竟然十分自然。

    “下午就燉上了,沅也小姐可以嘗嘗看合不合口味”

    鳶也的目光才從尉遲身上移到她臉上,仔仔細細地看過她的眉眼,再瞧她的笑容溫存客氣。

    客氣里,帶著主人家的優越。

    湯是用燉盅裝著的,莊舒親自從傭人的托盤里端起來,雙手送到鳶也面前。

    沒有接,鳶也唇邊攜著笑看著她,目光朝桌面挪了一下示意她放下。

    莊舒便將湯盅放到她的面前,鳶也指間又轉了一圈餐刀,水晶燈映著刀尖寒光一閃,那光掠過尉遲的眉目,他驀然抬起頭,與此同時鳶也一下握住刀柄,在莊舒的手還沒有撤離之時,倏然直接朝她的手背扎下——!

    莊舒頓時慘叫:“啊——”

    誰都沒想到鳶也會突然來這一手,鮮血飛濺傭人大驚托盤落地,管家面容失色就要上前阻攔:“太太!”

    南音腳下當即一轉,裙擺飛揚,直接擋住意圖上前的管家,將酒杯搖了搖嫣然笑說:“叫錯了,她是沅也,沅家的家主,不是你們的太太。”

    莊舒疼得整個人跪在了地上,鳶也俯身靠近她,卻是笑容依舊,聲音更是堪稱溫柔:“自從知道莊老師和我的繼母蘭道夫人也是朋友后,我就一直想和莊老師‘聊一聊’,可惜尉總藏嬌,不肯給我這個機會,好在,我今天終于見到你了。”

    最后四個字,從唇齒間滾出,帶了比外面呼嘯的北風還要陡峭的寒意。

    “沅、沅也小姐……”

    莊舒恨不得癱倒下去,偏偏手被定在桌面上動彈不得,肢體扭曲,只能不住地吸氣不住地呻-吟,臉色煞白。

    尉遲眉心一皺,沉聲命令:“鳶也,松開。”

    鳶也側頭:“尉總又不舍得我跟莊老師‘聊’了嗎?可是我這才剛開始‘謝’她,就這么松開,是不是不夠誠意?”

    刀尖自手背入,自手心出,更甚至還入桌面一分,可見她用了多少力道,尉遲面上霜寒地看著她,身后黎雪立即走過來,握住鳶也的手腕,低聲說:“少……沅也小姐,請松開。”

    鳶也挑眉,看著桌面上的血愈來愈多,大約可以和她當年從摩托車上摔下來流出的血做比較了,五指才從刀柄離開,黎雪馬上扶住莊舒,和傭人一起將快要昏厥的莊舒抬下去。

    鳶也拿起濕毛巾擦拭自己手上沾到的血,噙著笑說:“止血就行,別醫好了,不然下次我還這么跟她‘聊’。”

    當年莊舒把她出賣給蘭道夫人,這筆賬尉遲放過了是他的事,她可沒有算了,要她這只手,就是回敬她。

    對付尉遲得慢慢來,但這么個小角色,她當然是,片刻都不能等。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他是人間妄想》之 第291章 她是片刻不能等是作者談棲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他是人間妄想》之 第291章 她是片刻不能等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他是人間妄想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談棲寫的《他是人間妄想》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他是人間妄想》之 第291章 她是片刻不能等是作者談棲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他是人間妄想》之 第291章 她是片刻不能等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他是人間妄想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談棲寫的《他是人間妄想》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他是人間妄想最新章節- 他是人間妄想全文閱讀- 他是人間妄想txt下載- 他是人間妄想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第291章 她是片刻不能等】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他是人間妄想】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他是人間妄想》書迷評論

  • 我在女子監獄當管事最新章節

        在寵物店工作的時候,遇到了一個美女居然約我到酒店。等我脫了褲子的時候才發現她是有目的的,之后我成了女監獄里面唯一的一個男人,那些女人看的我熱情的眼神,讓還沒碰過女子的我熱血沸騰。可是沒有想到在監獄里面發生了很多陷害的事情,請看我怎么平步青云,和監獄妹妹談戀愛的故事。rn

  • 美人如玉最新章節

        我剛剛考上大學,她是二十六歲的輕熟女…為了賺學費,我到了她家里……在這里推薦一下我的完本老書:《我和女友的逆亂青春》

  • 倒吊男最新章節

        這是一本寫來自娛的小說,
        總覺得沒什麼話可說。

  • 妖怪農莊最新章節

        意外獲得妖怪手機,看楊銘一步步逆襲成功,攀登上人生巔峰,閱美無數。沒有錢,沒有房子車子,在這里都不是事。只有不努力的人,沒有賺不到的雪花銀。日落西山,風流事,坐看云起夢中人。我是楊銘,這就是屬于我的人生。

  • 都市靈眼王最新章節

        &#;&#;他身具尋蹤靈眼,可掌控魂影物靈,人物行蹤軌跡了如指掌,敵人在他面前無所遁形,撿拾寶藏就如探囊取物。原本可以富甲天下成就霸業,但篤信人人應得自由的他,面對諸多兒童婦女遭到販賣的慘劇,召集高手強兵,致力于解救被拐賣之人,他有超絕的暴力,手眼遍布全球,奪敵財以制敵,令敵聞風喪膽,最終成就威震天下的靈眼之王!
        &#;&#;到達巔峰之后才發現,他的存在并非普通異能者那么簡單,那個神秘人出現之后他終于知道,他真正要找的,其實是他自己……

  • 權力之門最新章節

        《權力三部曲》之第一部《權力之門》。
        二零一五年四月,云嶺市市委書記一職出現空缺,三年前在云嶺市當過三十三天代理市長的徐浩東,奉命重返云嶺市出任市委書記。
        面對著的是一個爛攤子,徐浩東如何進入角色?如何盡快掌控全局?
        新的歲月新的征程,新的使命新的開始,做為理想主義者的徐浩東,終于沒有辜負組織的重托和人民的期望……

  • 極品女仙歷劫手札最新章節

        求問:道侶不務正業,迷戀靈器法寶腫么破?高舒夜:護體天衣、流光盾、七星簪、雙龍抹額。對了,師妹把這個衍天甲也帶上!石璿:師兄,我有一劍在手,天下皆可去得!高舒夜:師妹,用這個噬天吞魔雷。保管一顆下去,叫他全家歸西!石璿:……師兄,法寶靈器皆是外物,不可迷戀!還有,他全家就剩他一個了。……L:我是擼主。謝謝大家的關心!八過,不用出主意了。突然發現,道侶還是很有擔當噠!石璿:師兄要小心,此處十分兇險。高舒夜:那師妹跟在我后面,我來探路!石璿:師兄,我已……無力再戰。高舒夜:別怕,我在!PS:本文女主實力派,男主技術流。

  • 詭面天后最新章節

        這是一個看臉的世界,容貌能改變一個人的命運。為了上位,娛樂圈的女明星們無所不用其極,整容早已經不是新鮮事兒了。2011年底二叔接待了一名剛剛出道的女明星,也讓我見識了二叔幫人“改頭換面”的能耐。從那之后我才明白,真正的易容術中蘊藏著難以窺測的深意,而且兇險異常。更可怕的是,那次“手術”之后,一系列變故接踵而來:皮膚上詭異的紅斑、樓道里斷斷續續的腳步聲、倉庫中經久不滅的燈籠,還有碎了腦袋的尸體和陰魂不散的無臉男子,所有的一切,將我引入一段古老的傳說之中……rn

  • 重生之豁然最新章節

        這世上總有那么些人,開局尚算好牌,最終卻打成一敗涂地。林驚蟄在失去很多后,回到了他尚未高考失利的十八歲,那個經濟正在騰飛的九十年代,遍地商機。這是屬于他的,最好的年紀。重生小故事,總有那么些遺憾的過去,值得挽回

  • 奉天承運最新章節

        一個偏僻的小山村里面,附近幾十里的范圍內,只有差不多有百十來戶人家,這樣的小山村里面,每個人還是帶有封建守舊的念頭,人死了,不去火葬場,依舊繼承著土葬。自然,想要下葬,那就得到一個讓活人不愿意沒事就過來串串門的地方,棺材鋪。我叫葉尋。就是這個附近幾十里唯一的棺材鋪的小伙計。這家店由我爺爺在照顧,而且,爺爺說這家店是我們家祖祖輩輩一代一代繼承來的。隔壁女兒死了,爺爺竟讓我和她裸身相對躺進棺材……

  • 星際獵人最新章節

        宇宙浩瀚,神秘星空。
        那里,沒有黑暗,沒有光明,只有無盡的欲望!
        那里,沒有邪惡,沒有善良,只有無盡的斗爭!
        是誰在時間的長河中吶喊!
        是誰在陰暗的角落潛行!
        當基因進化芯片出現的那一刻——
        全世界都變了!
        一代魔王,自殺伐中崛起!

  • 地球來了最新章節

        江恩穿越到了異界,成為了一名低階騎士。在他還在苦惱適應新身份時,地球也闖進了異界。    (化工系種田文)

  • 只為風月情濃最新章節

        她本懶散,要說此生唯一愿望,那便是吃好喝好,一路走好。可奈何總有人不遂她愿,既是如此,那她也只好拿出真本事好讓這些人不能如愿。只是,這一路上怎能少個作伴的人,依她看來,那撐著傘的少年郎倒是好一番顏色,實在美不勝收,可喜可賀。

  • 農門小福妻最新章節

        穿越成了一個聲名狼藉的小媳婦,倒白撿了個俊美夫君。應付一堆極品,還得照顧小姑子?罷了,誰敢讓她不好過,她就讓誰過不好。“我娘子柔弱,你們別欺負她。”眾人咬牙切齒,她還柔弱?那厲害起來還了得?“夫君,這衣裳真好看。”“買。”“夫君,這座院子不錯,寬敞僻靜,適合安居。”“買。”“夫君,我看那位公子唇紅齒白,俊朗不凡。”嗯?某人的冰山臉終于有了不一樣的表情,“娘子喜歡的,凡我所有,絕不吝嗇,唯有一點,不準貪圖除我以外的美色。”炙熱的氣息突然逼近,某女有些慫了,“你……你干嘛?”

  • 穿越女帝傾天下最新章節

        她一朝穿越成了九五至尊,原身是個心狠手辣、性情殘虐的女暴君。自從登位起就血流成河、浮尸百里,這身份令她驚嘆自己何德何能,現實讓她感慨開什么國際玩笑?自醒來后,就發覺身邊危機四伏,各人千面,潛伏著許多的“正義之士”,想要反她,弒殺她,如何才能在這一場云譎波詭的考驗中逆天改命,活成了她自己想要的命運?

  • 神魂丹尊最新章節

        一代丹神飛升神界,卻遇到百萬神靈瘋狂圍殺,身死道消。
        千年后他重生小家族少年身上,攜帶無敵劍意,縱橫大陸,再踏巔峰!
        前世欲入神界而不得,這一世我便弒神成魔!

  • 滅世王者最新章節

        縱橫天下金戈馬。

  • 我帶系統去修仙最新章節

        當代學霸,魂穿異界大陸,可以,什么?系統要五年覺醒,自己身世坎坷,還好有個軟萌的妹子陪著,好吧,五年看我如何扭轉乾坤。

    本章內容提要:
    ...    尉遲示意黎雪倒酒,赤霞珠在高腳杯中釋開醇厚的酒香,與之相反的是他淡得出奇的語氣:“我給過你答復,阿庭不會跟你走的。”     “現在不是阿庭愿意不愿意的問題,說到底,六七歲的孩子很多事情都不懂,等我把他帶回自己身邊教幾天就好,關鍵是尉總點不點頭讓我帶走他?”鳶也款款而笑,看起來真和以前沒什么兩樣。     一......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

时时彩app下载 时时彩平台介绍 北京11选5遗漏值查询 快三玩法规则 股票配资0配资658 吉林体彩11选5电脑版体彩 广东体彩快中彩开奖 湖北30选5走势图 吉林快三跨度振幅 股票融资软件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下载 众想期货配资 时时彩包胆什么玩法 山西体彩11选5走势图 管家婆资料大全 天津11选五开奖一定牛 河南11选5走势图表